鑫裕盛近期又传出了“绯闻”,让航运圈的一线海员们十分愤慨!在全球疫情如此肆虐的今天贝仕船舶管理(中国)有限公司体谅一线船员的辛苦,特地将工资上调,本来这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。但不知道是为了支付方便,还是是因为其它原因,这一点我们不得而知,贝仕公司将这部分涨薪直接汇给了派员公司也就是鑫裕盛,可鑫裕盛却并未将其发放,船员们长期未收到此部分公司,遂联系鑫裕盛,但拒绝发放此步部分公司,此部分涨薪被公司挪作招收新船员的资金,其实就是揣进了公司自己的腰包。

​ 鑫裕盛这件事,不自觉的让我想到四年前,那位叫马昂的实习生,今年也是马昂去世的第四年,不知道有多少从业者还能记得,在2017年的7月14日,有一位年轻的实习生,因无法及时的到救治病逝,客死异乡,年仅28岁。

​ 回顾历史我不禁想问现在还在海上拼搏的你,还在鑫裕盛的你,还好吗?

​ 他叫马昂,于2017年1月与北京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协议,派往兴禧海 轮工作,实习几个月之后,开始间歇性胃疼.

​ 6月,该轮停靠美国,马昂向船长以及请家属向北京鑫裕盛公司申请下船就医,但公司以及船长认为马昂的病情并无大碍,吃点胃药即可好转,先后被公司拒绝下船就医。没办法马昂继续让家里联系公司,希望可以得到就医的准许,殊不知这一耽误,病情更重了。

1 2 3 4 5 6

美国东部时间6月20日

​ 马昂的父亲不断地和公司交涉,但马昂没美签下地就医费用昂贵,公司拒绝了。

​ 生病这段时间马昂依旧需要值班。船上信号也不好。生病让马昂心态焦急,迫切的想要休假,我想我们都有过这样的心态。

7 8

6月22日

马昂迫切的想要休假回家看病,父亲通过和鑫裕盛的杜主管联系,却被告之合同是9个月。这话有没有言外之意我们不知道,但马昂的情绪已经十分消极,觉得船上不能多呆一天。他迫切的想要逃离。

9 10 11 12 13 14

6月24日

马昂的胃越来越不好了,且吃药都不管用。鑫裕盛却让他继续跟船长申请休假。说只有船长申报批准了,才能回家看病。

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人必须通过船长了,况且还是个实习生

15 640

哥斯达黎加

人们总说人生总是短暂的,可马昂从没想过人生如此的短暂,他最终在异国他乡度过了最后的匆匆时光。

北京时间7月6日 上午12点

最终在哥斯达黎加的医院做了检查,情况不理想,马昂将情况告知年迈的父亲,心里期盼父亲能和公司沟通及时回国救治。

17 16

北京时间7月6日 晚上11点半

哥斯达黎加时间7月6日上午9点半

马昂被病痛折磨的疼的一夜未眠,船东这时候却中止支付马昂的账单,船长一直在公司交涉。马昂告知父亲让他尽快催鑫裕盛公司和船东、保险公司。

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对于马昂来说这钱,是命。

19 20

北京时间7月7日深夜

马父联系公司谈回国的事,公司让马昂在医院观察两天,再考虑回国看病的事,要转机怕出意外。

21 22 23

北京时间7月8日凌晨

​ 马昂独自一人接受了医院的检查,初步诊断为大肠癌因为没有及时就医已经耽误了病情,需要立即做手术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。

​ 父亲建议马昂回国再说,医生却说不做手术无法登机。

24 26

北京时间7月8日上午10点

手术做完了。

27 28 29 30 31

北京时间7月8日晚上10点

马昂被告知何时安排回国要等周一结果出来之后才能决定。

32 33 34 35 36 37 38 39

7月9日上午9点半

马昂便血。

此时因为手术,已被禁止饮水接近24H。

马昂对父亲说:爸,你我缘分快尽了,请照顾好俺妈和马潇,只是我不希望人死在国外。“

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却无能为力。

40 41 42 43

北京时间7月9日下午5点

马昂再次希望能尽快回国接受治疗。

44 45

北京时间7月10日凌晨4点

千里之外的父母,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用上最好的医药,希望公司能同意让父母前去照顾他。

希望。

46 47

北京时间7月10日上午10点

终于,在多次交涉下马昂回国事宜提上了日程,但考虑到我病情的进展,要使用专用飞机,虽然不用转机,但也存在长途飞行过程的风险,让马昂认可并签字。

可这却成为了他最后留在人间的信息。

48

北京时间7月12日 下午3点28

昂,为什么跟您联系不上啊?咋回事啊?

49

北京时间7月14号早晨

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通知其亲属:马昂已经病逝!

在北京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,特别醒目的网页上写着一行大字:美丽一生从鑫裕盛开始。

四年了,鑫裕盛一线的海员们,你们还好么?